首页 | 新闻中心 | 名师名校 | 特别关注 | 人物访谈 | 国家形象 | 娱乐影视 | 时尚品牌 | 都市生活 | 体育明星 | 绿色环保 | 财经资讯 | 法治在线 | 生活宝典
您现在的位置: 读者报道 >> 文章中心 >> 时尚品牌 >> 正文

曾是惊鸿照影来

 
点击:2729 更新时间:2010-10-29 18:09:53

他的眼神落寞如疲倦的蝴蝶,在如织的人流中轻鸢剪掠,众里寻她,却始终寻不到希冀的落点,只得再次把目光投向深远的山林,忧伤而凄切。

  桃花落,闲池阁。

  绍兴十四年,他二十岁。传说,他的母亲怀胎十月,梦到早他们几朝的才子秦观,次日他便出生,于是母亲给他取字“务观”。从他的字里可以看出,母亲对他寄予了厚望,但同时也埋下了二十年后悲剧的种子。他与表妹从小一起观书习字,青梅竹马,后世的曹雪芹写宝黛二人,“同起同坐,同止同息”,用在他们二人身上再贴切不过。二十岁的时候,在旁人羡慕的目光里,两人共结连理。“红酥手,黄藤酒”,这样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他的母亲不想自己儿子的前途从此被束缚,于是逼迫他与新婚燕尔的妻子离婚。《孔雀东南飞》里的悲剧再次上演,那句“生人作死别,恨恨哪可论?念与世间辞,千万不复全!”的警醒并没有出现在母亲“女子无才便是德”的价值观里。“雨送黄昏花易落”,在凄凉的黄昏里,在沉重的封建枷锁下,他与妻子的缘分随着残花落尽,短暂的幸福也随之无疾而终。

  春如旧,人空瘦。

  此后的岁月里,他在母亲的安排下迎娶了王氏,表妹也另嫁他人。抗金的战争也使他暂时搁置了心中的不舍,但搁置毕竟是搁置,“泪痕红浥鲛绡透”,夹在时间缝隙里的思念与内疚,如同春雨,一次又一次复苏他心头的温热。六年之后,他独自一人游历沈园,意外地看到表妹与其夫赵士诚。奈何“人成各,今非昨”。表妹征得丈夫同意后,端来一杯薄酒来问候他,此时他心如刀绞,只能含泪饮下,望着表妹如惊鸿远去的身影,满腔的愁苦喷薄而出,在沈园的墙壁上,挥毫写下了那首“闻者皆涕泪”的《钗头凤》——“错,错,错!”明知当初是错,在当时的封建枷锁下他又能做得了什么?只得和泪长叹“莫,莫,莫!”表妹后来看到这首含泪带血的词,泪如泉涌,心如刀割,写下了另一首与之呼应的《钗头凤》。一个大丈夫,还对抗不了整个封建社会,又奈何一弱女子?她唯有苦叹“难,难,难!”

  漫长的抗金生涯消磨着他的青春,将当年意气风发的少年催成了白发苍苍的花甲老人。故园依然未复,故土依然难回……故人依然难逢。其实他的表妹当时已经在离开沈园后不久忧郁离世。香魂薄如缕,自此成青云。六十三岁的时候,他采菊作枕,在风雨如磐的夜晚叹道:“人间万事消磨尽,只有清香似旧时。”清香似旧时……清香似旧时--清香依旧,佳人不在,只得对着囊编残稿“枉断离肠”;六十七岁的时候,他重游沈园,望着半壁清辉,半阕残词,想起伊人梦远,不禁泪满衣襟,点点滴滴都化作“泉路凭谁说断肠?断云幽梦事茫茫”……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又是一个凄凉的黄昏,他已经七十五岁了,浪迹天涯数十年,以为距离和时间能让自己忘记凄婉的往事,却不知那份无法言说爱已渗入肌髓,流入血液,一转身,却不能相忘于江湖,终于又回到原点,沈园如昔,城头的斜阳一点一点地西沉,远处的画角一阵一阵地传来,随云而去的鸿鸟一声一声地呜咽……青衫已褪旧时色,银须白发龙钟老。他拄着拐杖默默地颤巍巍地循着以往的足迹,走过柳绵渐吹渐少的老柳树,走过词迹越来越模糊的断壁残垣,走过当年最后一次相聚的石桥……他仿佛又看到表妹端酒而来,“红酥手,黄藤酒”,一句句地念叨,那是他心里一生未变的挚爱:“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伤心桥,春波绿,一翩惊鸿,照影而来。

  远处,角声寒,夜阑珊。

 

文章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关键字: -时尚品牌 -读者报道
--转载请注明:
信息来源读者报道:http://www.duzhebao.com.cn/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70
推荐文章
推荐图片
热门图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友情链接 关于读者报道 招聘英才

Copyright © 2012 Readers Journal, All Rights Reserved
心国之声(北京)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广告热线:010-52839457
办公电话:010-68570308 传真:010-68577990 编辑部:010-68526487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一巷二区11号院 邮编:10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