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名师名校 | 特别关注 | 人物访谈 | 国家形象 | 娱乐影视 | 时尚品牌 | 都市生活 | 体育明星 | 绿色环保 | 财经资讯 | 法治在线 | 生活宝典
您现在的位置: 读者报道 >> 文章中心 >> 新闻中心 >> 正文

还有多少生命可以自焚

 
“五学者上书”,将一个旧有的拆迁条例的废改推向公众舆论中心,公众的助推力又催促新条例不断发酵。然而,博弈艰难、阻力很大。事实上,早在2007年,国务院法制办即着手研究修改现行拆迁条例。然而,事过三年,新条例的出台时间至今仍然难测。
点击:7868 更新时间:2010-12-20 10:01:50

编者按  “五学者上书,将一个旧有的拆迁条例的废改推向公众舆论中心,公众的助推力又催促新条例不断发酵。然而,博弈艰难、阻力很大。事实上,早在2007年,国务院法制办即着手研究修改现行拆迁条例。然而,事过三年,新条例的出台时间至今仍 

 

   

 

2009年11月13日,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城管执法局对一处违章建筑进行强拆。为了阻止拆迁,唐福珍在自家楼顶天台自焚,16天后,医治无效死亡,一时激起社会广泛关注。其中,包括北大法学院教授沈岿、王锡锌、姜明安、钱明星和陈端洪五位知名学者  

  当年12月7日,他们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上书,建议立法机关对《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通称拆迁条例)进行审查,撤销这一条例或由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向国务院提出书面审查意见,建议国务院对拆迁条例进行修改。  

  北大五学者认为,拆迁条例与《物权法》等存在相悖的地方。根据《物权法》等法律规定,征收、补偿主体应是国家,征收、补偿法律关系应是行政法律关系,但拆迁条例却将补偿主体定位为拆迁人,将拆迁补偿关系界定成民事法律关系;依据宪法和法律,补偿应在房屋拆迁之前完成,而《拆迁条例》却将本应在征收阶段完成的补偿问题延至拆迁阶段解决;对单位、个人房屋进行拆迁,必须先依法对房屋进行征收,而《拆迁条例》却授权房屋拆迁管理部门在没有依法征收的前提下就可给予拆迁人拆迁许可。  

五学者的上书,将一个条例的废改推向公众舆论中心。公众的助推力又催促新条例不断发酵。然而,博弈艰难、阻力很大。事实上,早在2007年,国务院法制办即着手研究修改现行拆迁条例。然而,事过三年,新条例的出台时间至今仍 宜黄拆迁自焚事件再次点燃了社会对近一年以来仍无动静的新“拆迁条例”的口诛笔伐。  

近期来,来自法学专家、律师等方面对新“拆迁条例”迟迟不能出炉的质疑层出不穷。时隔一年,经过修改后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12月15日再次全文公开征求公众意见,截至本月30日。 同一个立法项目,两次公开征求意见在行政法规立法中极为少见。  

面对接二连三发生的拆迁悲剧,目睹地方政府抢搭旧体制“末班车”的疯狂,继北大法学院五位学者上书之后,2010年10月26日至27日,北京大学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中国政法大学宪政研究中心再次联合在京召开“促进《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废旧立新学术研讨会”,借以推动新拆迁条例加快立法进程,因为感觉目前“拆迁混乱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在此次学术研讨会上,举办方本拟邀请全国人大及国务院法制办的相关官员,但均由于各种原因未能出席。  

草案修改进程“密不透风”饱受质疑  

北京大学教授姜明安表示,新条例草案征求意见后太长时间没有信息,修改情况如何应该公开,立法中遇到的问题与困难也可以公开,完全无声无息是没有道理的。近来连续发生的十几起拆迁典型案例,充分表明废旧立新的迫切性。   

把2009年底发生的四川唐福珍自焚事件与2003年孙志刚事件对比着看,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认为,上述两起事件都是公权力滥用引发的悲剧。但2003年4月媒体报道孙志刚事件后,当年的8月1日即废除了旧条例,并实施流浪人员新的救助办法,距离孙志刚悲剧成为公共事件仅三个多月,可谓雷厉风行。反观唐福珍等拆迁悲剧,虽然当时促发了新拆迁条例征求意见稿的迅速出台,但至今仍停留在“草案”阶段,而且整个草案修改进程“密不透风”,难免让外界怀疑是否已在地方政府压力下偃旗息鼓。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涌认为,目前中国的土地拆迁问题矛盾主要集中在城乡结合部的农村集体土地上,而目前公布的‘征求意见稿’调整的主要是城市国有土地的拆迁补偿问题。另外,在土地财政作为地市一级政府财政收入最重要的来源之一的情况下,‘征求意见稿’只是在拖延时间。王涌甚至猜测,在中国地方政府“土地财政”、大规模城市化改造的大背景下,新拆迁立法“可能是在作秀”。但为什么要启动呢?“这是技巧问题,在打时间差,制定进程5年10年也正常,再有5年10年城市化进程也差不多了”。  

北京大学教授沈岿打消了王涌的猜测,认为政府立法并没有作秀。他介绍说,今年7月还被邀请座谈新拆迁条例草案修改,但被要求“保密”。  

部分知名律师表示,规范强制拆迁程序很重要,实体法上的救济其实是有限的,应该强调的是拆迁程序的正当性、有效性。当前的拆迁对抗愈演愈烈,有证据表明个案开始向黑社会转化,用上土炮、匕首,还养狗,甚至还诞生一个职业,专门教拆迁户打弹弓。  

[1] [2]  下一页

文章作者:司秉雷 文章来源:读者报
关键字: -新闻中心 -读者报道
--转载请注明:
信息来源读者报道:http://www.duzhebao.com.cn/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269
推荐文章
推荐图片
热门图片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友情链接 关于读者报道 招聘英才

Copyright © 2012 Readers Journal, All Rights Reserved
心国之声(北京)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广告热线:010-52839457
办公电话:010-68570308 传真:010-68577990 编辑部:010-68526487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南一巷二区11号院 邮编:100045